CULT埋一齐暴力大汇演

问题1:如果一部电影的演员有Antonio Banderas, Mel Gibson, Jessica Alba, Cuba Gooding Jr,再加一

位地球天后Lady Gaga,你会认为那是一部什么类型的电影?很难猜吧?但更难猜的是以上众位影

星都只属配角,主角反而是一位看来更像配角的悍匪Danny Trejo先生(对不起,每次看见这位演

员,都只能想到这个称呼)。

Trejo天生拥有一副令人过目不忘的脸孔,那种沧桑老练的程度,实在很难叫笔者不去联想到八月

炎夏龟裂的黄土(后来片中竟有一幕安排他躺在龟裂的黄土上,不知是否故意)。其实你可能曾

在某某动作片里,观赏过他饰演恶棍之类的角色,只是永远不知其名,而正是这副独一无二,特

点十足的尊容,才令导演挑中他担纲《Machete Kills》的主角。

问题2:哪位导演有如此信服力,使一众影星都甘于来当大配角?答案是拍过《Spy Kids》系列的

导演Robert Rodrigeuz。这样的答案也许太吓人,但他偏偏同时是《Sin City》及《Planet Terror》等

知名Cult片的导演时,原因便呼之欲出了。05年《Sin City》于口碑与票房大获全胜,进一步奠定

了他Cult片高手的招牌。包括《Machete Kills》在内,如此多好莱坞大牌演员云集的电影,也能用

仅仅1,200万资金拍成,可见他们愿意减片酬演出。

《Machete Kills》拍得精彩吗?可惜的是,如果与Rodrigeuz之前的作品比较,它反而未够精彩,

甚至不如前作来得纯粹。说来有趣,原本Machete这个杀手并不完整存在,他只是出现在Planet

Terror片尾一段仿制七十年代电影的伪Trailer,之后导演认为角色大有作为,并且大概不想浪费

Trejo的外形,才于三年前真正拍成电影《Machete》。

来到电影第二部曲,主角可说越加名正言顺,大开杀戒,平均每两分钟杀一人,各种死法层出不

穷,甚至可把肠子抽出,再抛上直升机顶,瞬间制造人肉风筝。这种另类血腥确是Cult片爱玩的

手法之一。开场二十分钟内,笔者以为自己在看野兽版占士邦,有威胁国际和平的大野心家、美

艳女助手加科技武器,然而,随着Machete过于频繁的杀戮游戏,观众感官也被刺激得疲惫。片

中哪些啼笑皆非的笑料,欠缺新鲜感,还不如不要。也许Rodrigeuz眼见电影已经失控,最后干脆

把主角送上太空,恶搞Star Wars,所以片尾才出现了新一段预告片《Machete Kills Again… in Space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更待月黑看湖光

人吃饱后,就比较不怕冷。我们沿著河坊街走到吴山广场,再往上走十多分钟即到吴山,中国人又为这景点取了个颇有气势的名字,称“吴山天风”,但其实就是座小山。买了门票,正要走上城隍阁之前,石梯旁一位制服女生问我们要不要免费的讲解服务,我一时好奇,加上游了三天都没遇上如此免费的服务,便说好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一趟金沙赌场

下班后,又去了一趟金沙赌场。但我一块钱都没赌,我更感兴趣的是观察赌场怎样运作。

对赌场来说,每个细节都已被他们计算透了。这里有舒服的座位,怡人的温度,还有饮之不尽的茶水,只求赌客乖乖留在场子里赌钱,越久越好。

看着人们满怀热情,七情上脸的赌着百家乐、骰宝等游戏,我心中只觉得十分百分的奇怪: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?他们真以为自己有可能赢钱吗?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PART 4 : JULY OF 1958

The Apocalyptic Rockfight
Mike遭Henry一伙人欺负追赶到林子里,然后碰到Losers Club为他解围,并对Henry展开了石头大战,成功击败流氓。Mike从此加入Losers Club,成为好友。

*这是试载文,全文在 20461127.blogspot.com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Hello world!

Welcome to WordPress.com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!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1 Comment

新 房 子

 
为了不让人生买的第一栋房子继续变旧,于是我依常规用半价把“自己的房子”先租来住。
 
这个仅有800方尺的小单位虽不残破,但只是经过八个月没人住,四处也已封了一堆尘,所以我特别在入住前一个星期去清理它。
 
此时我已入住第六天,房子情况日益变好,晚上也日益好眠。农历七月,单人匹马需要多少勇气搬入一栋空房子,我总算真正体会得到了。我必需用尽EQ, IQ和一本GQ说服自己:不要随便疑神疑鬼!
 
我发现,规划个人居住空间的最大限制,原来是电插座,而不是空间。我不能随意摆放书桌、床和沙发等,因为不可能每个位置都有插座。就算用延长式插座,也必定会在地上留下难看的电线。
 
关于如何解决这栋小房子的各种疑难杂症,写来无趣。不过我很享受能自由的规划整个客厅和工作空间,从配搭什么颜色的沙发、窗帘、书柜和书桌等,都是一种乐趣。
 
目前已在想像着,当所有终于家私都安身立命时,自己往沙发轻松躺下的那种满足感。
Posted in Organizations | Leave a comment

烟的故事

 
我没有吸烟的习惯,尽管身边有那么多烟友,可就是没有爱上吸烟,因为从不觉得那味道是香的。而唯一会吸烟的时候,是和朋友一起喝酒时。好像在三杯下肚后,不点支烟便缺了些什么。
 
那天约了她下班后去看看家私,于是把车开到她公司附近等,没想到才一上车,便发现眼眶红了,车子才走不远,眼泪就涮涮掉下来了,原来今天竟然是最后一天上班了,我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被炒,而且以一个很差劲的理由炒了她,加上同事在旁煽火放冷箭,令她非常不忿,因为那不是工作能力或态度的问题。
 
她嚷着要喝酒,所以我干脆家私也不看,去了附近一间几乎没人的餐厅。刚坐下来,她就说要去买烟了,还赌气说:“我今天很不开心,要吸烟了!你看不出我会吸烟吧?”其实她平常的样子还真像从没碰过烟。
 
不知怎么搞的,她选了一个很少见的牌子回来,还嚷着要我陪着吸,老天,我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当三陪青年:陪坐、陪酒、陪烟。不过朋友嘛,陪坐其实不该算进去,只是那烟是给女人的薄荷烟,难吸得很,甚至像有甜味。我一面吸一面在想不要被别人发现。慢慢地,烟雾飘渺,她聊起了很多从前的辛酸史,包括一个陈世美类型的导演,在有了名气后就把上女演员,弃她不顾,甚至要她一个女子去办离婚手续,因为他们之前已经注册。这教训令她心中至今仍留下阴影,只要一天不正式成婚,她甚至不愿对别人说现在的未婚夫是男友,只是朋友。尽管两人已定下明年结婚。她也不愿在他面前吸烟。
 
结果那晚我们吸了同样多的烟,我送她回家,幸好她没坚持要吸完整包烟。
 
回家后,我看了彭浩翔的<志明与春娇>,故事说一对男女因在后巷打边炉(意谓一群人聚在一起吸烟)而认识。七天后,他们决定在吸完手上那最后一支烟后成为情侣。
 
Posted in Hobbies | Leave a comment